学界报道

建设上海国际航运中心视角下的高端航运服务内涵思考

作者:殷明 上海生产力学会特约研究员,上海海事大学教授        发布日期:2019/10/24        阅览次数:56

                           建设上海国际航运中心视角下的高端航运服务内涵思考

殷明  上海生产力学会特约研究员,上海海事大学教授    


      根据《国务院关于推进上海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意见》(国发〔200919号,以下简称“《国发19号文》”)的要求,上海将于2020年基本建成国际航运中心。十年来,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在各方面均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随着国内外环境的变化以及上海城市功能定位的提升,新时代对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提出了新要求。在2020年即将到来之际,上海站上了新的历史起跑线,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再出发的突破口亟待进一步明确。

     根据中共上海市委发布的《中共上海市委关于面向全球 面向未来提升上海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上海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科技创新中心的核心功能建设要“面向全球 面向未来(即“两个面向”)。针对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意见》指出,上海要在“高端服务能力”上取得新突破。

      从《国发19号文》到《意见》,上海“航运服务发展目标的核心定语已从现代转变为高端,为后2020时期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指明了新的目标与方向。这一变化,反映了十年来上海城市发展与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取得的扎实进展,顺应了上海城市功能定位的升级——作为卓越的全球城市和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如果同时兼具国际航运中心功能,应该匹配与之相称的高端航运服务能力。

     从业态分工角度来看,现代航运服务业可分为基础、辅助、支持等三类。基础类航运服务业主要包括船舶运输、港口装卸等,辅助类航运服务业主要包括船舶代理、货运代理、关检申报、理货、船舶供应、船舶维修等,支持类航运服务业主要包括航运融资、航运保险、航运争端解决、航运咨询、航运人才培训等。

     但是,何为高端航运服务,其内涵到底是什么,一直以来众说纷纭。传统思路往往针对具体业态进行划分,比如航运金融、航运保险、航运争端解决、航运咨询等就是高端服务,而船舶运输、港口装卸、船/货代理等则不属于高端服务。因此,针对高端之表述,业界历来有不同的声音,认为各种业态只有分工不同,并无贵贱之分,它们和谐和生,才能构成完整的航运生态圈,过分强调高端,是一种行业歧视,会导致产业链发展失衡。

      笔者认为,仅基于业态差别来对航运服务业进行高中低端划分,没有抓住服务业发展的基本规律,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在两个面向的大背景下,推进上海国际航运中心高端服务能力取得新突破,需要对“高端服务能力的内涵进行再思考。

      首先,仅考虑业态的“贴标签”式分类方法忽视了服务的技术、质量及价值等因素。所谓“低端的船舶运输、港口装卸等业态,如果充分运用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过程节能环保,质量稳定可靠,能产生高附加值,仍将其一概而论地视为低端,是否科学合理?同样,所谓高端的航运融资、航运保险、航运咨询等业态,如果程序繁琐、效率低下、缺乏核心技术,是否还能符高端之名?

      其次,服务提供方(供给端)与服务接受方(需求端)是服务关系中缺一不可的构成要素。单纯基于业态差别的划分,忽视了服务接受方的差异,是狭隘的供给端思维误读。如果某船舶运输或港口装卸企业通过网络战略布局,服务对象涵盖工贸行业龙头,服务区域遍及全球各地,而另一航运融资或航运保险企业仅能对所在区域内非常有限的普通客户提供服务,孰为高端,孰为低端

     最后,在区分高端低端时,还应充分关注服务提供者在价值链中所处的地位:是全局的控制者还是响应者、是资源的配置者还是分配对象等等。因此,即便是同一业态下的不同企业,也极有可能存在云泥之别。

     “高端服务能力”具有丰富的内涵,除了传统的服务业态(如航运金融、航运保险、航运争端解决、航运咨询等)划分逻辑,还应全面考虑服务价值(是否具有高附加值)、技术含量(是否融合新技术或新商业模式)、服务对象(是否为高端客户)、服务区域(是否有能力提供全球服务)、价值链地位(是否处于支配地位)等多重因素。只有对“高端服务能力”内涵有了精准把握,上海国际航运中心高端服务能力提升才能找到正确的突破方向。

     不能忽视的是,“巩固提升国际航运枢纽港地位”是《意见》所明确的“推进国际航运中心高端服务能力取得新突破的基础,上海还需避免唯高端论,国际航运中心建设也要谨防落入脱实向虚的陷阱。

      随着《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的公布,自贸新片区将建立以投资贸易自由化为核心的制度体系:实施公平竞争的投资经营便利、实施高标准的贸易自由化、实施资金便利收付的跨境金融管理制度、实施高度开放的国际运输管理、实施自由便利的人员管理、实施国际互联网数据跨境安全有序流动、实施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税收制度和政策,上海国际航运中心高端服务能力取得新突破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历史契机!

(本文为2019年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课题(2019BGL009)阶段性研究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