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界报道

长三角一体化创新网络发展的问题与对策

作者:赵炎 上海生产力学会副会长,上海大学教授、博导        发布日期:2019/10/24        阅览次数:433

长三角一体化创新网络发展的问题与对策

赵炎

上海大学管理学院,创新与知识管理研究中心

 

摘要: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长三角一体化创新网络目前仍然存在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包括:资本合作网络密度不高,企业间合作网络强度不足,以及人力资源网络的可达性不够。接下来,提出了问题解决的对策,包括:为创新创业企业创造与风险资本直接面对面接触的机会,创新创业企业与高校和大型企业建立战略联盟和深度合作,中小城市出台政策解决创新创业人才的工作和生活问题,并且打造独特的城市文化等。

关键词:长三角一体化;创新网络;资本合作网络;企业间合作网络;人力资源网络

 

 

长江三角洲(以下简称“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落实新发展理念,构建现代化的科技经济体系已经势在必行。

长三角要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创新增长极,关键在于本区域创新网络的形成。建设创新网络的前提是实现发展模式和创新管理模式的转型。创新,意味着在科学知识、技术知识、产业知识以及其他生产要素相结合的基础上,以价值创造为核心,最大限度的激发各个参与主体的创造性和创意,实现最大限度的可持续发展。任何科学研究活动、技术开发活动、产业发展活动,只有创造了价值,才算完成创新。

然而,长三角一体化创新网络目前仍然存在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已经在很长时间内制约了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的进程。对这些问题的深入研究和解决,已经成为当务之急。

 

一、     长三角一体化创新网络发展面临的问题

1.  资本合作网络密度不高

目前,长三角地区的资本合作仍然不足。本土的创新创业者、海外归来的创新创业人才在企业开设、业务开展的过程中,难以获得足够的资本支持。从2015年开始,某生物科技企业的创始人、一位海归创业者,在长三角经过了两年的艰苦创业,长期受制于资金短缺,难以正常开展技术研发、人才招聘、生产外包等活动。为了解决资金不足的问题,该创业者经常奔波在参加各种投资峰会的路上,然而仍然一直难以觅得风险投资。其中的原因非常明显:尽管在长三角地区有大量的投资洽谈会、资本对接会、投资论坛的召开,甚至达到两天一场的惊人频率,但是每一次会议和论坛只有为数不多(往往是3-5家,少数规模较大的会议能够吸引8-10家)的投资商参加。并且,这种会议的召开并不意味着投资意向的必然达成,而只是为资金供需双方搭建了初次见面的桥梁。而从投资意向的达成到真正的投资发生又要经历漫长的尽职调查、审慎评估、方案确定,其中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最终获得投资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对于一家新创企业、尤其是面临一定的技术风险和市场风险的高科技创新创业企业来说,仅仅依靠参加这种会议、论坛是远远不够的。创新创业企业——投资公司之间的资本合作网络的密度不足,仅仅依靠投资会议、论坛这种非常规性的活动来维系,很容易出现事前信息不对称而导致的逆向选择。这就使得风投公司在进行投资决策的时候更加谨慎。作为区域创新网络中重要的支撑性要素,资本合作网络的密度不高,极大的制约了企业的创新创业活动的开展。

2.  企业间合作网络强度不足

在区域创新系统中,作为核心组成部分的制造业企业,发挥着完成创新全过程的“最后一公里”的功能。在一个区域创新系统中,企业之间(尤其是制造类企业与研发类企业之间)的合作,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相互之间的信任和风险承受能力。然而,创新创业企业往往是草根型的,缺少政府背书。在与制造类企业的合作谈判中,受限于资金不足,这些创新创业企业(往往是研发类企业)往往处于弱势地位,在生产线建立、市场开拓、收益分配等方面处于被动。一旦企业间信任机制不能建立,创新创业企业的技术研发成果就很难真正进入生产环节、实现产品化。

以上海为龙头,包括江苏、浙江、安徽在内的长三角地区,工业基础雄厚,商品经济发达,水陆交通方便,文化积淀深厚,契约精神较好,是我国重要的制造业基地,承担着我国实现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的重任。这一先天优势对于创新创业企业意味着,一旦自身开发出较好的技术成果,就可以就近利用本区域内优越的生产制造能力,获得巨大的产业化潜力。然而,长三角地区所具有的深厚的文化积淀和良好的契约传统,在此时往往成为一柄双刃剑,因为这意味着制造业企业往往不愿承担较高的风险。这种较强的风险规避意识,加上深层次信任机制的缺失,使得制造业企业缺乏与草根型创新创业企业进行合作生产和合作营销的动力。因此,创新创业企业在事实上难以将技术研发成果实现产业化。上述案例中的生物科技企业,就是由于资金不足,且缺少政府的引导性风险投资的背书,长期难以获得潜在的制造商伙伴的信任,无法说服制造商单独投资建立生物医疗器械的生产线,也就无法将其获得发明专利的技术成果付诸于生产实践。这一情况导致其市场化进程拖延了近两年的时间,直到该企业在区域外的其他省份找到合作厂商才算解决。在长三角区域创新系统中,企业间合作网络的强度不足,成为核心层内的关键瓶颈之一。

3.  人力资源网络的可达性不够

在人力资源方面,仅上海一个城市就有能力吸纳长三角地区近五分之一的高校毕业生。而将长三角城市群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应届毕业生的平均留存率超过了九成。这表明,长三角区域已形成良性的人才留存氛围和流动机制,长三角区域的高校培养出来的人才许多留在了当地或周边城市。然而,长三角区域内外的人才流动日益频繁,出现了区域内不同城市之间流入流出的不均衡。区域内的人力资源网络各节点的中心性分布不均匀。上海的应届生留存率高居榜首,超过85%;而对于南京、合肥的应届生来说,留存率仅仅略高于50%

长三角区域的人力资源网络的可达性不够,主要表现在:本区域内一线城市的大学毕业生不愿意到二、三线城市的企业,二、三线城市的大学毕业生又不愿意到四、五线城市的企业;反之,中小城市的人才又希望利用各种机会,到大中城市就业。这就出现了“人才——城市鄙视链”。在大城市工作和生活,往往意味着更高的收入水平、更多的就业机会、更公平的就业环境。这种状况在短期内难以发生根本改变。这就造成了人力资源网络中人才流动的单向性,使得人才主要集聚在一二线城市,而中小城市的企业缺乏人才,尤其是高端人才。对那些处于中小城市的创新创业企业来说,这就造成了严重的创新型人才短缺的困扰。上述案例中的生物科技企业,就是处于江苏南部某开发区,然而无法吸引来自上海的高级管理人员和高级技术人员,因此难以开展持续性的技术创新和市场开拓。这种情况,也一直持续到该企业迁移到区域外其他城市才得到解决。

二、     长三角一体化创新网络发展的对策

1.  提高资本合作网络密度

为了助力长三角打造世界级产业发展集群,沪苏浙皖的大型企业已经联合发起设立了长三角协同优势产业基金,就各方作为有限合伙人参与基金事宜在认缴出资额度、基金管理机构、基金经营期限、基金投资方向、保密条款等内容达成了意向。

在此基础上,应当利用资本力量,在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集成电路、生物医药、智能制造、新材料、航空航天和新能源汽车等产业方向,进行创新创业企业的评估和遴选,重点关注那些底层技术有突破、商业成本有下降、技术应用有场景、产业配套有基础的企业,择优进行多种形式、多种目的的投资。这将不仅极大的支持创新创业企业的成长,更将补缺和完善长三角的产业链上的短板,有可能培育出一批独角兽企业,甚至助推其成长为有国际竞争力的优势企业。此外,还需要从机制体制上进行改革,为创新创业企业创造与风险资本直接面对面接触的机会,例如建造专门的创新创业投资大厦、规划专业的风险投资与私募基金园区等。

2.  增加企业间合作网络强度

可依托政府、高校、大型企业,使之成为创新网络的专业枢纽,打通创新链上科技成果转换的缺失环节。一方面,创新创业企业可以通过建立合资公司、开展项目合作等形式,与高校、大型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建立战略联盟,从而实现科技成果的快速产业化,创新创业企业在此过程中获得快速增值,并且加速向以科创板为代表的资本市场迈进。另一方面,通过与创新创业企业在生产制造、品牌推广、市场渠道和工业旅游等方面进行深度合作,传统企业有可能将一些老字号品牌进行重新塑造,实现“传统品牌+优势制造”的产业互补,推动新型制造和产业升级。

3.  提升人力资源网络的可达性

人才在区域创新系统内各个城市间流动的时候,除了要考虑企业因素,例如专业匹配度、工作平台和能否有效发挥作用外,还要考虑个人因素,例如配偶工作、父母赡养、子女教育,以及城市因素,例如住房成本和医疗便利性等。这就会导致人才的流动由单纯的工作导向转向生活导向。相比企业因素,个人因素和城市因素往往更显著地影响人才流动。因此,有的人才为了子女教育离开南京来到上海,也有的人为了自己喜爱的生活方式离开上海来到南京。[1]


人才流动是自我组织的过程,有利于人才作用的最大化发挥。要实现大学本科学历以上人力资源在长三角区域内完全自由流动,必须提升人力资源网络的可达性,这就要求跨地区人才流动从单向转变为多向。长三角区域的中小城市应当出台政策,尽力解决创新创业人才的配偶工作问题、父母赡养问题、子女教育问题,并且切实帮助人才落实住房问题、医疗问题等。此外,由于历史的原因和发展路径的依赖性,区域内各城市之间,不仅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差异很大,而且形成了不同的人才地理文化氛围,例如南京的秦淮河文化、杭州的西湖文化等。这些文化因素成为影响人才在区域内城市之间流动的重要因素。因此,中小城市应当着力打造属于自己的独特城市文化,尤其是富有历史积淀和人文传统的中小城市,应当努力树立自己的城市形象和文化标识,这才能在收入、工作条件等物质吸引力之外,为中高端人才创造更富有层次的文化认同、精神认同,从而吸引高层次的创新创业人才的入驻。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基于自组织理论的联盟创新网络中“派系——知识流动”耦合的中国实证研究(基金编号:71673179);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专项课题:国家科技创新基地多元化投资与知识管理(基金编号:2018DDJ1ZZ0

[1] 刘洪.防止人才流动的扭曲[N].社会科学报,2019-01-01(4).